全部

时间:如何合理利用教学时间,获得最大收益

虽然内森的课堂让我激动不已,但更让我惊奇的是当天内森接下来的“个人反馈环节”。从教学的第二年开始,内森开始在每周课后与他12年级的学生见面,给他们每个人单独讲评他们的写作作业。学期刚开始的几周,内森就安排好了与每个学生见面的时间,课前、课后、午餐时间、自由活动课,甚至就连放学后的时间都不放过。而这样有规律的见面时间就自然成为学生各自交作业的最后期限了,学生会带着写作作业来,内森就当着他们的面点评并给分。学生会做笔记或用手机记录“个人反馈环节”的情况,然后会拿到下一篇作业的题目。内森的每一次作业都有明确的训练目标。

一开始听说内森的“个人反馈环节”时,我的第一个想法是,他哪儿来的时间呢?诚然,随着他教的12年级班级数的增加,内森也不得不在原先安排的基础上稍作改动。比如,他现在是每两周安排一轮“个人反馈环节”,而原先的一对一指导也不得不变成一对二了。即便如此,还是需要很多时间。在设计这个系统的时候,内森仔细考虑了他现在使用时间的情况。他用时间投入和成果产生之间的比值来衡量这个活动的效果。同时,他也考虑自己的精力管理,而不仅仅是时间的分配。很少有老师会觉得,带一大沓作业回家批改是一件令人神清气爽的事情。相比之下,内森更愿意多花一些时间去了解学生。此外,感觉自己的努力得到欣赏,而且能够为学生提供实在的帮助,这本身就是一件令人振奋的事情。

内森解释说:“给学生写的作业评语,他们真的会看吗?他们能理解我的意思吗?他们知道如何进一步改善吗?这是我对于作业批改的一些疑问。因此我创造了‘个人反馈环节’系统,就是为了能更真实、更有效地给学生反馈。”他也坦承他在时间分配上的一些调整:“虽然许多教员反映‘个人反馈环节’‘非常耗时’,白天挤不出时间,但实际上最终‘个人反馈环节’是帮我们节省时间的。因为我不需要把12年级学生的作业带回家!”最后,他提炼了一下他想要向学生传达的关于学习的看法:“我用自己私下的时间来辅导学生,这让他们知道,我相信这些作业对他们大有好处,因而值得他们花时间和精力去完成。我在他们身上花了时间,他们知道我愿意把自己的时间投资在他们的学习上,但前提是,他们自己必须愿意花时间学习。”

当我在一旁看着内森和希凡进行他们本学年第一次“个人反馈环节”的时候,我清楚地看到了师生关系的发展、对个人目标的支持和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一开始,内森就问希凡这个学期的选课情况和她未来的目标。当她表示她的兴趣在艺术和摄影上时,内森评论:“那么,下次带你的作品来我们的“个人反馈环节”吧,我很想看看你的作品。”然后,他问她觉得英语课怎么样,她回答:“有趣,但也挺有挑战性。我觉得自己不太有条理,经常觉得不知道怎么下笔。”

内森试着问:“你具体是指什么呢?”

希凡解释说:“就是把脑子里的想法写下来。”

内森回答:“不要太着急,一步一步来。到第7周的时候,我保证你就能分析露丝(《女人心》剧中角色)这个角色了。”希凡接着又说她不知道怎么引用,内森立刻回答:“课上我们会讲这个问题的。”

接着,内森向希凡解释了“个人反馈环节”的形式:“每次我们见面时,我都会带上一个档案袋,你的写作作业和其他材料我都会放在里面。所以你打印写作作业的时候,记得给我也打印一份。“个人反馈环节”结束的时候,我会给你布置新的作业。至于每次作业的截止日期嘛,在我们见面之前做好就是了,很容易记住吧。如果到时候你没做好作业,那我们就只能大眼瞪小眼了。”紧接着,他们就开始处理第一次的写作作业,那就是分析《女人心》中露丝这个角色。

手里拿着铅笔,内森开始默默阅读希凡的作文,偶尔会停下,发出关于用词方面的评论,同时也会把意见写在纸上。“作文中用词非常重要,不要老是重复用一个词。你看看,这里还可以用别的什么词?”

希凡想出几个替代词,内森接着读:“我注意到你经常用人名做句子的开头,如果一篇长文章都是这样的句子,会容易让读者感到疲倦。我们一起回顾一下复杂句型吧,去年你学过复合句式吧?”希凡摇摇头。“真的没有吗?”内森再次确认,然后说道,“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好好说说这个问题。要不了多久,你闭着眼睛都能写复合句式了。你如果看新闻,就会注意到新闻节目主持人都是用复合句式开头的。”

内森一边继续读,一边不时评论:“这个引用非常顺畅,就像爵士乐一样。嗯,这里的例证用得很好。嗯,这里的讽刺也用得很好。”读了一会儿后,内森评论说:“哦,看看这儿,你写道‘露丝是一个顽固的现实主义者’,这是什么意思呢?”希凡弱弱地说:“其实,我也不知道。”内森会意地笑了笑,然后回应说:“我知道,所以我才问的。我想告诉你的是,不要‘偷’别人的话。我们仔细瞧瞧,这不过是花里胡哨的话罢了。”然后,他们两人聊了聊露丝对于细节、真相和活在当下的执着。

内森一字一句地看着剩下的作文,用嘴和笔头做评论,他们两人也一起讨论一些观点。内森经常在作文上标注一些问题,比如复合句式、用词等,但却不急着处理。因为这是希凡的第一次“个人反馈环节”,两人的对话要持续一节课的时间。随着学期的深入,见面时间也会根据内容和需要相应地变化,但今天是第一次,内森的目标就是认识希凡(一名学校的新生),制定目标和确立规矩。

结束的时候,内森和希凡都觉的很振奋,希凡更是有一种信任和释然的感觉。虽然在写作的时候还是有点拘谨,但希凡现在知道内森会帮助她提高。在自己的文章里评价“个人反馈环节”和自己与学生的互动时,内森说明了为什么他相信这种做法的有效性,他写道:“人们都希望感到安全,被周围的人支持、肯定,并有机会发挥自己的潜能。我发现‘个人反馈环节’能够实现这些需求,而且一年多以来,学生们更愿意挑战自己的思考能力,并在学习中承担更多风险,与此同时,他们也能获得支持和鼓励”。

跟内森相处了一天,我和他探讨了对于教学的看法,他十分看重通过互动和创造学习机会来发展师生之间的关系,这令我印象深刻。这是优秀教学的重要方面,我在后面的章节会再讲述。但让我觉得收获最大的,同时也最具颠覆性的,是内森对于时间的独特思考。简单回顾内森的做法,我们可以提炼几点关于时间的态度和方法,

它们能够帮助我们在学校、课堂和其他机构内创建思考文化:

●认识到时间体现了你的理念

●学会以学习为中心和重点

●为思考腾出时间

●投资时间,从而获得更多时间

●管理精力,而不是时间

我们已经看到这些原则如何支撑了内森的教学,并塑造了个体和团体的学习风格。接下来我们要更深入地探讨这些原则,并且了解一些新的研究成果,从而更好地理解这些原则是如何帮助我们善用时间,并从时间的奴隶翻身成为时间的主人。在我们的探索中,我会分析在争取更多时间的时候,我们经常面临的紧张和冲突。然而,我并不能承诺有什么灵丹妙药能一下就化解当今社会施加给我们个人和学校的压力。在接下来的讨论中,我会提供一些认识时间、思考时间的角度和方法,让我们在利用时间这一文化塑造力的征途上,能够走得更踏实,也能更积极主动。

《如何使学生成为优秀的思考者和学习者:哈佛大学教育学院课堂思考解决方案》

[美]罗恩·理查德 著

方建立、李国娇 译

中国青年出版社2017年9月出版

全部